详细内容

【一周精选,人家出身比你好,比你聪明,真的还比你努力】

[日期:2016-03-29] 来源:  作者:admin [字体: ]

有这么一位80后,既是美女,又是学霸,并且精通多门外语,钢琴和单簧管技艺都达到了专业级水平,现在是英国最牛大学之一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的经济学终身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with tenure) of Economics),附加一句:最年轻的助教。在LES任教是什么概念?不懂的同学,可以去问度娘。

 

她还于去年同刘强东等人一起入选了“2014年全球青年领袖”。这些也就罢了,最要命的人家还出身好,她父亲是谁?就是据传即将担任亚投行首任行长的金立群,也是前财政部副部长。

 

她叫金刻羽。

 

看看,这个名字都那么与众不同。既有内涵,又有期盼,更不落俗套。相比之下,那些ABB之类的名字,都弱爆了。事实上,这个名字还真有典故。1983年,金立群的女儿出生了。他给女儿起名金刻羽,来源于宋玉的《对楚王问》:引商刻羽,杂以流徵。从这个名字可以看出,金立群的古文功底还是不错的。英文大师许国璋(这位老先生你该不会不知道吧)的得意高足金立群的学术梦,最终还是在女儿的身上得到了实现。

 

有这么样一个又文艺又精通英文的父亲,金刻羽还在人大附中念初中时就开始通读莎士比亚原著。14岁时获得纽约哈瑞斯曼高中全额奖学金,于是只身赴美求学。3年后以哈瑞斯曼高中总分第一的成绩毕业,获得哈佛大学全额奖学金。

 

她只用两年时间就修完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课程,25岁时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值得一提的是,哈佛总共只有过30位学生选择在第三学年结束后提前毕业,还有25位学生在用三年时间修完本科课程后继续留在哈佛,并在第四个年头修完硕士课程。按此标准,金刻羽绝对算是“学霸”。

 

其实她原本想学历史,但这一想法却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

 

在充满残酷学习气氛的哈佛,从本科一口气读到博士,金刻羽觉得还蛮挺轻松的。一篇13年前介绍在美名校中国留学生生存状态的文章,曾这样描述金刻羽:“午后明媚的阳光照耀在静静的查尔斯河上。在一种难得的静谧中,金刻羽坐在她河畔学生宿舍的休息室里,向我讲述着她的故事。房间的一角摆放着一架立式钢琴,那是她最喜欢的乐器,有空的时候总要弹上几支曲子。看得出来,就像享受这秋日的宁静和她心爱的音乐一样,金刻羽正在尽情地享受着哈佛的一切。”这篇采访的作者,对金刻羽评价非常高,认为她是“我采访过的哈佛的中国本科生中,最为奇特的一个”。

 

女学霸的履历还没介绍完呢,继续往下看。

 

2000年在摩根大通新加坡金融衍生品部门实习

 

2001年摩根士丹利添惠公司香港经济学研究部门

 

2002年高盛伦敦投资银行分析师

 

2003年世界银行研究顾问

 

2004年法国巴黎银行固定收益分析师

 

2005年哈佛大学肯尼迪国际关系学院助教

 

2008年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研究员

 

2009年摩根士丹利香港特约研究员

 

2009年耶鲁大学访问教授

 

……

 

被震住了没?人家17岁就已经在摩根实习了。你像这么大时,在干嘛?

 

2012年,金刻羽还与父亲一起在《金融时报》发表了《欧洲应向亚洲取经》(Europe should stoparguing and look to Asia)的文章,批评欧洲各国只会没完没了地争吵,并建议他们向亚洲学习务实的精神。此外,她还在《美国经济评论》(AER)上以独立作者的身份发表论文。在那篇名为“IndustrialStructure and Capital Flows”的论文里,她提出了一个关于国际资本流动的新理论,解释了为什么全球资本会从穷国流向富国。

 

说老实话,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这个名字。在写这篇文章时,查资料才发现,早在几年前,就有网友在微博上很郁闷地问,为什么以金刻羽这样的条件——正儿八经哈佛毕业,伦敦政经的终身教职,顶级期刊有文章,长得还很漂亮,还是二代——居然没被国人热捧。

 

 

 

有一伦敦政经学院的中国女学生说,“曾经想过永远不要去惊扰金刻羽,却还是忍不住想在毕业前去见她一面。学过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同学,你们懂的。”

 

同样是在LES求学的一位听过她课的中国学生介绍,“听金刻羽讲课,不由感慨虎父无犬女,二代有英豪。”

 

下面该轮到女神的父亲出场了。

 

1949年出生的金立群,是江苏常熟人,1965届常熟中学校友。常熟隶属苏州,苏州是中国文风最盛的地方,没有之一。

 

进入财政部工作后的金立群,也并没有放弃英语和文学的梦想。他在工作之余曾经试图翻译澳大利亚作家帕特里克?怀特(Patrick White)的小说《人树》,可惜只完成了五章之后就被任命中国住世界银行董事,文学梦暂时搁浅。

 

关于对女儿的教育,金立群曾说,他的夫人对女儿的教育倾注了很大的心血。在教育方式上,他们一直提倡并采取开放式的教育,尽量让女儿去探索,去发现适合她自己的事业。从小时候起,就为她创造良好的学习氛围,培养她学习的兴趣,而不是逼她死读书。在家的时候,金立群夫妇还经常和女儿一起读书,讨论各种问题,并在学习之外,培养她多方面的兴趣和爱好。弹钢琴、吹黑管、游泳、溜冰、打网球等都是她课余时间的爱好,她在音乐方面的修养还令美国老师深为赞赏。

 

对于这么一个女儿,金立群非常骄傲。在他老友的一本书的序言里,他提及女儿时,虽然没有任何褒奖,但字里行间满是自豪。

 

这位彬彬有礼且行事老练的“前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和“前亚洲开发银行(ADB)官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也不错。用数名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士对他们的描述,金立群是一位绝佳的“与蛮夷人打交道之人”。英国BBC指,金立群是少见的人才,具有国际视野。

 

20141023日,就在21个国家的财长和代表在北京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的前一天,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长金立群离任,而他的新职务是财政部亚投行筹备组组长,同时也是现任亚投行临时多边秘书处秘书长。

 

AIIB是一场赢得连中国人都感到意外的胜利。欧洲多国争先恐后地投入亚投行怀抱的那一刻,终将被记入史册,堪称为经典战役。作为幕后的最大功臣,“当代张仪”金立群把纵横捭阖、远交近攻的智慧发挥得淋漓精致。

 

英国《金融时报》这样形容金立群是如何分化欧洲的:他在过去几个月往来欧洲各国,说服它们加入该行。金能够讲流利的英语,法语也不错,彬彬有礼而老练,善于同西方官方打交道。

 

最精彩绝伦的部分是,“英国人认为他是一位亲英派,因为金与英国人交流时喜欢引用莎士比亚的话;他还向法国人讲述自己多么迷恋法国的文化;为了取悦德国人,他还跟德国人说因为他们诚实所以自己最喜欢他们。他离间欧盟(EU)各成员国的功力已在北京传为美谈”。

 

“金融外交家”是国内外媒体送给金立群的美誉。但金刻羽则说“我爸爸不是喜欢交际的人”。

 

金立群真不是喜欢交际的人。他很珍惜时间,喜爱读书。这样的人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交际上的,否则以他的才智,也不至于临老才混了个副部级。

 

有人认为他只是读外语出身的,但金立群给自己辩解说,“你看我这里的书,除了经济和金融方面的书籍,其他全是中国的古典文学以及哲学。红楼梦所有的版本我都有。我奉行两条,第一个就是读书。我认为现在很多人不读书,至少不是认真读书。我读书是绝对不会什么书拿来都看,像我家里的书架,这本书必须具有永久的价值,否则不会上我书架。第二,要以批判的眼光来读书。唯书、唯上,这是中国人很容易犯的错误,我是不断挑战,不断提出问题。我当年在美国波斯顿大学读经济,要想留在那里攻读博士也是有可能的。但是,我没有在美国读完博士,国家要我回来,我就回来了。经济学基本的东西我都读了,但是我没有一头扎到学术领域的深海里,没有时间去搞过分理论性的东西。作为我来讲,需要经济学方面比较全面的知识,但并不需要过分的学术性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政策水平,看问题的视角。”

 

他曾谈利用时间:在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的范围里,每个人能挖掘出来的时间是差不多的。但是,如果是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跨度来看人们所能挖掘的时间,那么人跟人的时间差别就大了。我有一次到杭州去,等飞机起飞,飞机在跑道上延误时间,人们都是非常烦躁,整整六个小时。在这个时间里,我写完了一篇文章。这就是一个例子,时间哪来的?所以说,当你看一天,时间差别不大,当你看十年,时间差别是很大的。

 

这样一个智商情商皆高的老爸,培养出一个女神级别的女儿,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北京师范大学Highway学生课堂

师训部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

北京师范大学highway百思迪威学生课堂 Powered by iwms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