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一周精选,儿童游乐场里的“乔布斯法则”】

[日期:2016-03-16] 来源:  作者:admin [字体: ]

美国时间2015224日,苹果公司现任CEO库克在推特上发文称:“怀念乔布斯,今天是他诞辰60周年纪念日。成大事的唯一途径就是热爱你所做的事(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后者是乔布斯最著名的语录之一。

 

“一个出色人才能顶50个平庸员工”,这是乔布斯的另一句名言。这句话后来发展为“乔布斯法则”,风靡西方管理界。今天跟大家分享从儿童游乐场的社交游戏中培养孩子领导力的一篇文章,是为对乔布斯的纪念。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健康成长并成为“1个顶50个”的出色人才。

 

“玩就是学”、“在玩中学”在今天中国的教育圈里已不是什么新鲜词。中国的父母和老师们已经越来越懂得给孩子留白时间,去体验更多美好的人事物并从中学习,可也还没像美国的教育者那样,郑重其事地把“玩”当成一门学问来研究。

 

我在美国时,与罗根博士一起做的就是“玩”的研究,她曾经给我讲过一个很有趣的研究实例:美国著名儿童心理学家安德鲁·斯莱登曾用了近五年的时间,对孩子们在小学的游戏场和中学的游戏场上的游戏活动,进行了跟踪观侧。结果发现,儿童游戏场上的法则与成人世界的法则何其相似。这是孩子们面临的第一个领导力与社交挑战。

 

那么,父母或教育者应当如何引导孩子们在游戏场上的锻炼呢?

 

赢得游戏伙伴,是孩子第一个社交挑战

 

安德鲁的研究说起来相当有趣,他每天都在孩子们游戏的时候来到游戏场,打开笔记本和录音机,记录他所观测到的一切。

 

开始时,孩子们都十分好奇,很想知道这个陌生的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孩子们围着安德鲁东瞅西看、正瞧侧视。为了避免对孩子造成影响,安德鲁不得不装聋作哑,甚至连孩子的老师都被蒙在鼓里。几个星期后,孩子们开始对安德鲁熟视无睹,并把他当成游戏场上必有的一物,不再大惊小怪。这时安德鲁才真正开始他的观察。

 

刚开始时,安德鲁给自己定的研究问题是:到底孩子们在游戏场上能学到什么东西?他发现,看似每天其乐融融的游戏场,其实也有五花八门的问题,而孩子们解决这些“奇难杂症”时所采用的方法也是“八仙过海”。

 

安德路非常细致地描述了发生在游戏场上的一个小插曲。

 

孩子们正在一起玩,珍妮弗走过来对海伦说:“我可以参加你们的游戏吗?”

 

海伦说:“这不是我的游戏。你得去问莉莎。”

 

珍妮弗问莉莎:“我可以一起玩吗?”

 

莉莎:“好吧。”

 

我相信类似的小插曲每天都会在孩子的身边发生。

 

一群孩子正在玩游戏,后来者要想加人进去,就应该问一声:“我可以一起玩吗?”如果你连问也不问就擅自“闯”人,十有八九最终会被赶出来。

 

为什么?

 

在社会生活中,一个最基本的难题是如何加人到一个组织的活动中去。比如,要找一个新的工作;结识几个新的朋友;搬到新的住宅区;或者,新换了一个地方寻求发展……你面对的难题是如何顺利地进入这个新的世界。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要想顺利地加人到这个新的组织或环境中去,首先要对它的组织结构进行必要的了解,这是行动的第一步。安德鲁认为:当孩子发问“这是谁的游戏,我可以玩吗”,实际上就是在理清这里的组织结构关系,企图去了解谁是这里的“头儿”。

 

在孩子的游戏中,作为游戏的发起人,或者孩子们的“领袖”,天然地就具有选择合伙人和处理犯规者的权力。在这个自由式的游戏过程中,并没有任何人去教孩子应该怎样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孩子似乎是在自然而然之中就学会了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

 

关于“谁是老大”,孩子心里都有杆秤

 

我小的时候住在学校大院里,孩子们常常聚在一起玩。那时,尽管成人的世界已经“讲成分”、“论出身”,但是在孩子的世界里,其“部落”成员还是以“力”(包括打架)、“人格魅力”、“智慧”作标准来选出能服众的“领袖”。

 

有一年,在长长的夏天里,我们一群孩子心血来潮,突然想到应该封个“总司令”。我是个孩子王,自然非我莫属。有了总司令,其他孩子也都弄了个“军长”、“师长”的当当。一伙孩子还真“弹冠相庆”了一番。

 

比我小五岁的弟弟总是屁颠屁颠地跟着我们跑,为了奖赏他,一天之内我就把弟弟从营长提到了副团长。心情不好的父亲听了此事,忍不住笑了一下。第二天,为了让父亲高兴,我又提升了弟弟,但不知为什么,父亲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成人的世界有成人的烦恼,但在孩子“部落”里,也不是想当“团长”就能当的。

 

回想起当年的那个小小的孩子群,俨然已是一个很典型的“社会组织”。在那个孩子的世界里,我们要学会处理很多“内部”和“外部”的关系。比如,同大孩子的关系:我们一伙人正在玩游戏,如果有大孩子来“参加”,或者说来“捣乱”,我们会迅速转移我们的“总司令部”。当然,对小一些的小孩,又会是另外的态度,可能会去“收编”他们,或者“占领”他们的总部。

 

大人间的封官之争,小则痛哭流涕、大吵大闹,大则大打出手,甚至引发战事。奇怪的是孩子间的分封官位,不用投票推荐,不用背对背的“民意”调查,也没有一波三折的评审,更没有“打招呼”和瞎扯皮,谁当个什么官,都是一锤定音的。可见在这个“部落”中,平时大伙儿的心里都有杆秤,谁是什么地位,谁在这个组织中扮演什么角色,是早就定了的。

 

游戏场上建立起的信仰,孩子将受用一生

 

在孩子的自由游戏中,常常会爆发“战争”——打架。安德鲁发现,孩子有自己的法则去阻止一场打架。比如,哭喊,这是示意停止打架的一个信号,用哭喊来寻求同情。而“我要告诉老师”、“我要告诉我爸爸”,则是试图借用外力来阻止打架。或者,孩子也会通过争论或其他方式来达成妥协。

 

安德鲁把孩子在游戏时所面对的矛盾,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同成人社会中常见的矛盾,以及成人常用的处理方法作了个比较。他惊奇地发现,儿童世界游戏场上的法则与成人世界的法则惊人地相似。一般来说,如价值观、兴趣、性别的角色,以及行事的仪式等,成人世界与孩子世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从儿童时期起就建立起来的观念、态度、信仰、技巧和手段,将适用于人的一生。

 

经过几年的观察,安德鲁对孩子在游戏场上的行为的认识,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他做这个研究的初衷,是想看一看究竟“玩”如何对孩子的课堂学习产生影响。就像人们通常想的那样,通过玩扑克怎样增强孩子的数学计算能力;通过玩拼字游戏,孩子记住了多少生字。

 

这种把单一的、常规的课堂教学与丰富多彩的课外教学结合起来的想法和做法,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然而,安德鲁的研究却进一步告诉我们:孩子在游戏场上学到的东西,要远远超过在常规课堂上学的知识。

 

北京师范大学Highway学生课堂

师训部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

中国教育网 北京师范大学highway百思迪威学生课堂 Powered by iwms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