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教师之美,杨林柯:教师的尊严在哪里?】

[日期:2016-03-14] 来源:  作者:admin [字体: ]

近些年来,教师的负面新闻不断上升,从体罚到猥亵,从乱收费到学生打老师,从报纸到网络,伤害教师尊严的消息不断出现,虽然在1500多万教师群体里面,这些事情只是小概率事件,但在一个二元思维颇具历史传承的国度,却具有很大杀伤力,它足以伤害到整个教师群体的尊严。在这样的情况下,谈如何重新寻找教师的尊严?我觉得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有多少教师是从小立志当老师的?

首先,是观念市场的价值选择。我们要问:有多少教师是从小就有当教师的理想,志愿成为教师,成为文化道统的传承者?如果不是自愿的选择,而是在生存问题没法解决的前提下,等而下之成了一名教师,在目前这种应试教育体制下,往往会被同化,教师职业对他们来说不过就是一个饭碗,而在学校里,分数就是硬道理,可当一个教师把分数当作自己唯一的尊严砝码,既没有对生命的敬畏,也没有对自身生命意义的寻找,那么,这样的尊严有多少含金量?

为什么许多学生在选择职业的时候不愿意当教师?

按照卡西尔的观点,人是符号动物,身份符号是人的社会标签,如果一个社会,依然活在“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阴影里,人们只对权力起敬而不是对每个人分享同等的尊重,指望教师职业能够获得真正的尊严似乎有些强人所难。我认为,要从各个层面改造我们的历史价值观,必须从改革制度做起。中国问题,制度是关键,人心是根基。

 

没有好的待遇和经济基础,教师的地位没法获得充分尊重

为什么民国的知识分子牛气冲天,而我们现在的教师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半步?我想,除了自由的缺失,很重要的就是教师待遇偏低,教师作为知识使者和文化使者的地位没有获得充分尊重。49年以后,运动一个接一个,前30年的反右和文革让教师在政治权力面前颜面尽失,后30年大搞市场经济,又使知识分子在市场消费面前威信扫地。这种对知识人格的双重羞辱对整个社会职业选择的杀伤力极大,加上教师本身就是一个不风光的职业,如果再加上待遇偏低,优秀人才自然会敬而远之。按照托夫勒的观点,知识权力是大于经济权力和政治权力的,但因为传统价值观的影响,加上国人缺乏科学启蒙,社会又是权钱崇拜,虽然嘴上喊“知识就是力量”,但理念世界和经验世界的分裂并不是我们一厢情愿就能解决问题的。

人是逐利的动物,在一个物质至上的世界中存在,利益往往就是价值观。为什么民国知识分子牛气冲天?除了精神自由外,主要就是经济待遇好。据史料记载,19171月,北大校长蔡元培的月薪是600银圆,文科学长陈独秀的月薪是300银洋,哲学研究室主任胡适的月薪是300银圆;辜鸿铭、刘师培,280银圆,周作人也要240银圆;而图书管理员毛泽东只有8元。当时,一个县长的月薪只有20元,而一个国立小学校长的月薪可以拿到40元。鲁迅在八道湾买的400平米的房子只要一年的薪水就够了。当时的知识分子待遇普遍都很高,这样,民国就利用价值杠杆把最优秀的人才吸引到教育上来了,民国时期的文化繁荣不能不让我们思考他们对教育的重视。因为在一个价值唯实的世界中,人们看待一个职业也是和物质不能分开的。

 

教师没有自己的教育思想,如何能够获得社会的认可

其次,教育的行政化是危害教师尊严的利器。本来,行政应该是教育化的行政,可现在基本是教育为行政打工,学校像一个衙门,导致教师在行政权力面前毫无尊严,比如例行检查、推门听课、随意加班、乱占假期、克扣工资等,有些学校上下班打卡,出门要写假条,用成绩给教师排队,用高考题培养和选拔教师,不尊重教师的专业自主权。在这样的管理制度下,教师哪里有工作的主动性?生存都是问题,谈尊严是不是太奢侈?

当然,最重要的是,教师自己要争气。我认为,师道尊严的不存除了外在的因素,还有一个内在的因素,就是教师的教育思想的丧失。按照帕斯卡的观点,思想构成一个人全部的尊严。如果教师没有自己的教育思想,也就丧失了自己的价值根基,不知道为何而教,由迷失方向的教师形成的教育队伍,被动地完成行政交付的教育教学任务,没有多少自主权,如何能够获得社会的认可?客观地讲,有一些教师只是具备专业知识,而缺乏专业素质和专业精神,有知识没见识,有情趣没情怀,有信念没信仰,生命格局很小,没有把教师职业当作自己的追求和生命需要,只是充当学校工具,做应试教育的操盘手,在教育观念上比较保守和落后,缺乏教育智慧和长远眼光,没有从生命本身和社会发展乃至人类文明的高度思考教育问题,没有把“人”作为关注核心,功利化严重,一些做法简单粗糙,不近人情,也往往很难赢得学生的尊重。

 

一个教师好不好,学生和同行最有发言权

第四,要重拾教师的尊严,我认为,必须取消教师的等级制。只要教师没有犯什么错误,达到了一定的年限,考核合格,工资就可以正常晋升,不要设指标让教师去争抢互斗,不要设那么多条条框框,让一个个教师钻套子,其实许多人才都不在格子里,优秀教师也不是标准化的,比如论文发表,有些教师在评职称前就花钱买版面发表文章,这为一些“核心”期刊进行权力寻租提供了温床,加剧了学术腐败。为什么社会对学校通过行政权力或论文发表评出的职称不认可?说明我们的教师等级制就很有问题。其实,一个教师好不好,学生最有发言权,同行和同事最有发言权,但在职称评定中,学生是没有发言权的,普通的同行和同事也往往没有发言权,剩下的只是权力和关系。这样评出的职称就是一种双重的羞辱。也才会出现,“专家”越来越多,而教育却越来越让社会焦虑和失望的局面。

综上所述,重拾教师尊严问题,除了教师自身要功夫过硬外,最根本的就是要增加教育投入,提高教师待遇,吸引真正优秀的人才,同时去行政化,还教师以教育的自由。

 

来源:中国教师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

中国教育网 北京师范大学highway百思迪威学生课堂 Powered by iwms 5.0